反手狂飙VIII

再犯那种错误,我想我真的不用活着了。    
   

   
给自己找了5年的自责素材,把自己猥琐的一面完全展现给了大家。 
 
 
  
(2月25日   反省的楼梯间)

等费完这一堆Touch……老衲终于要买Copic了,耶!

该做的事情没时间做,不该出现的状况每天洪水泛滥

【红兴】SILLY BUT ADORABLE(短篇/完结)

无逻辑无文笔的小短篇

BY瓢客



【红兴】SILLY  BUT  ADORABLE(下)


不会是艺兴的。

孙红雷默念着,冲进人群,迎上了押着闹事者出来的保安一群人,孙红雷无暇顾及,径直冲进去,诊室地上血迹斑斑,孙红雷拨开围着的医生。

 

张艺兴正坐在椅子上低着头,身上……都是血。

 

“艺,艺兴……”孙红雷嗓子突然哑地说不出话。

 

“红雷哥……”张艺兴抬起头来,一双漂亮的眸子完全没有焦距。“红雷哥,我没事……”

 

孙红雷显然还在惊吓之中。

 

“只伤到了胳膊……我只是……凝血障碍而已。”张艺兴连忙解释。


孙红雷这才注意到有医生准备为张艺兴的右臂缝针,小臂上面一道深深的口子,细腻的皮肉外翻着,血似是止不住的感觉,汨汨地淌下来。

就这样突然地红了眼眶,孙红雷一下子半跪在地,紧紧抱住了面前的小身躯。

 

“红雷哥你……”张艺兴话还没说完,只觉得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
 

 

 

感觉粗糙温热的手掌触感划过自己的脸,张艺兴睁开眼睛,熟悉的地方,熟悉的味道,不同的是此时不同于往常的观察角度。

自己是躺在床上的。


动了一下,浑身上下一点力气都没有,这身体简直不是自己的。

 

“嘶……”胳膊的疼痛随着身体的苏醒开始叫嚣,孙红雷听见声音连忙站起来弓着腰看他,“艺兴,你醒了?疼得厉害吗,还难受吗?”

 

一激动问了一大串,张艺兴看着面前的人,苍白的脸突然有了笑容,“哥哥。”

“在呢在呢,你可把我吓坏了,来先喝点水。”孙红雷把床摇起来,水端到张艺兴嘴前。

“你怎么那么傻,就不知道躲吗,刀尖再偏一点可怎么办?!”

 

张艺兴脑袋里梳理了一下白天发生的事,突然挣扎着坐起来,“哥哥你今天不是出院吗?别耽误了工作!”

 

动作过猛不仅扯到了伤口,更让失血过多的自己头晕目眩直直往床下栽,血浆已经输完了,手背上还扎着葡萄糖的吊针,这一动差点脱了针。

 

“你干什么?!”孙红雷吓一跳赶紧扶住他摁在床上,“你都这样了我还工作个P呀!”孙红雷一声吼,张艺兴安静了,门口等张艺兴醒来的同事纷纷探进头来,又退出去。

现在是晚上21点半,夜空黑得透彻,干净得像一块冰。

张艺兴从事发一直睡到了现在,应该说是昏迷到了现在,大概10个小时。居然是多亏了受伤,得到了这么久的睡眠时间,孙红雷知道,这等于他的小绵羊好几天的睡眠时间总和了。


“艺兴……”孙红雷声音特别小,刚才吼得声音有点大,好像有点吓到小绵羊了。又酝酿了一会儿,开口:“中午的时候,我一直在祈祷受伤的不是你,但直觉告诉我那就是你……我大概是撞到了很多人才挤进去的,第一次,我这么慌张。”

“我是一名警察,我以我的职业为荣,一直都是,我不该自私的,不该想着无论谁受伤都行,只要不是你,可是就是……”

 

张艺兴没说话,面向窗子,外面华灯初上。

医院对面就是市内最繁华的街区,一道医院的墙阻断着外面的热闹带来的喧嚣,几百米的城市空气,隔绝着这里谈之色变的冰冷气氛。

 

“艺兴,你还小,别每天总是玩命似的工作,该吃饭吃饭,该睡觉睡觉,手上的伤不能碰水,这也拿不了手术刀了,我看你得休几天……”孙红雷有点想抽自己,是想直抒胸臆的啊,怎么说起了废话,也就查案子手到擒来,表达个感情简直费劲的要死。

 

“艺兴,其实我从第一眼见到你就……”

孙红雷鼓起勇气再开口,却见张艺兴同事又开始往病房里面蹭,赶紧用眼神把他们赶了出去,然后听见张艺兴对说了一句,“其实我知道。”

 

孙红雷定住,心里像被开了一枪。

 

“我都知道。”床上的人又补了一句。

 

完了完了你怎么知道的啊,老子心里YY的东西,你咋知道的啊……老子居然被个小伢子看得如此通透,真是丢了大人,呜呜呜。

 

罢了罢了,孙红雷破罐子破摔,“艺兴,之后我还能来医院看你吗?你看你都叫我哥哥了,我们也算是……”

 

“不。”张艺兴发出了一个音节。

“你别来。”

 

孙红雷又定住,这是被拒绝了?

 

“哥哥。”张艺兴扭过头来,“哥哥,我不想再在医院里见到你了,无论是手术室还是其他诊室,甚至是药房都不行……你不可以再受伤或是生病,我会受不了的。”张艺兴忆起初见孙红雷时的惨烈情景,眼圈几乎要红起来。

 

孙红雷长舒一口气,“艺兴,艺兴我说错了话,我保证以后不受伤不生病。那……那我要想见你呢?”

“我们可以出去啊,去吃饭去喝咖啡,去哪里都行啊。”

“啊对对对……我怎么没想起来呢,我们可以出去嘛,嘻嘻。”孙红雷趴在张艺兴身边一脸痴汉笑。

 

 

“哥哥你这么笑好傻。”

“我就是傻,看见你我哪还有什么智商。嘿嘿。”

 


——End——




【红兴】SILLY BUT ADORABLE(短篇/完结)

无逻辑无文笔的小短篇

BY瓢客



【红兴】SILLY  BUT  ADORABLE(中)


孙红雷喜欢张艺兴来查房,不仅是他比女护士换药时更轻柔的动作,还有什么不同的地方自己依然说不上来。

可大多数时间张艺兴都在急诊室,手术室。

见到他的时间越来越不固定,但每次见面,他都冲自己笑得比花还好看。谁说住院非得是一件坏事?

 

孙红雷体质不错,伤好的快,拆了线就没什么大事了。送走了第N次来探病的同事上司下属一大票人,就遛遛哒哒地上了楼,找到张艺兴所在的诊室,可是却不见他人。

 

“诶?小妹妹,张艺兴大夫呢?”拉住了一个小护士就问。

“哦,张大夫有手术,还没下。”

“还得多久啊?”

“不会太早,中午送来几个车祸的伤者,手术挺复杂的……您哪里不舒服吗,郑大夫在呢……”

“哦,不用不用,我没事,就是问问。”

 

孙红雷有点小失望,又觉得自己整天惦记着个如花似玉的后生确实有点变态,赶紧回了病房。

 

 

护工是个乡下汉子,憨厚老实,干活利索,干这行很多年了,把孙红雷照顾的很好,此时正在给老家的妻子打电话,说下个月中秋能回家过节。

孙红雷想起来,下个月初自己就出院了。

 

“孙哥中秋去哪过节呀?”护工打完电话心情很好,开始和孙红雷聊天。

“自己过呗,只要不出任务。”孙红雷叹口气。

“自己过有啥劲儿?赶紧找个对象吧,我们农村像您这岁数的……孩子都,都张医生那么大了。”

“噗……”孙红雷刚喝了一口水就喷了出来。

 

这可好,不用担心自己是个变态了,不仅和艺兴性别一样,年龄还差20多岁,自己就是想得再歪,也不会怎样了。自己脸要不要没什么事,就算不要脸也是警局颜王,不怒自威。只是那只小绵羊,别让自己糟蹋了。

 

更何况……人家根正苗红的好孩子,知道自己这变态大叔的龌龊想法,没准还得給吓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
“红雷哥?护士说你下午去找我了……有事吗?”

 

孙红雷吃了晚饭正在病房里对着窗子吐纳气息,其实就是无聊而已,门口传来的汽水音让他暗自一喜,随即又整理好表情回头。

 

“艺兴来啦……我也没什么事,就是想……”就是想你了。

 

张艺兴白大褂里是手术服,明显刚下手术台,一脸疲惫,整个人软绵绵的。

 

“来,坐下,歇会儿,看你累的。”孙红雷指着自己的床。

“不行哥哥,我们有规定,不能……”不能打扰病人休息。

“那就坐外面,来来来……”孙红雷推着张艺兴到走廊的长椅坐下。

 

“我吧……也没什么事,就是最近没怎么见到你有点别扭,怎么忙成这样子啊,医院这是拿年轻孩子当骡子使啊……”

孙红雷喋喋不休,看着张艺兴大大的打了一个呵欠,睫毛抖动着,样子像一只困倦的小猫。

“靠一下吗?”孙红雷拍拍自己肩膀。

“好啊……”下一秒张艺兴毛茸茸的脑袋就枕在了孙红雷肩头。

 

有点重的一颗脑袋,却让人莫名的心安……莫名的,想让时间停止在这里。

 

空气里是淡淡的甜杏仁香气,似是从这孩子身上飘出来的。

孙红雷低头去闻,看到的是闭着眼睛的张艺兴,奶白色的皮肤在灯光下细腻异常,浅桃色的唇瓣微张着……孙红雷觉得自己有点不太好,却还是忍不住地把嘴往张艺兴嘴唇边蹭过去……

 

也就差5厘米成功了,张艺兴却张开了眼睛,对上了孙红雷两眼瞪直的大红脸。

 

“哥哥……你,怎么了?”

“啊,啊?没,没事,那个……你吃饭了吗?”

孙红雷从来没这么囧过。

“哦……还没有。”

“哎呀,都几点了,快去吃点东西……”孙红雷推推张艺兴,虽然很想再这么继续粘下去,但是小绵羊的身体最重要啊。

小绵羊在孙红雷温暖的肩膀上又蹭了蹭,似是不舍的样子让孙红雷真想把他使劲圈进怀里……但还是看着小绵羊站起身,撅着小嘴说:“那哥哥你早点休息……我先回科室了……”

 

“不回家吗?”这都几点了。

 “明天回~~”小绵羊突然笑起来:“有几个病例今天得写完,明天晚上可以回家~~”

 

回个家兴奋成这样,这孩子得有多久没回家了,孙红雷暗自叹口气。

当年想着警察正义威武,又是公务员,死活要干这行,干上了又觉得累得要死,案子一批一批的压在头上,旧的没破,新的又来……有一次小罗出任务受伤,孙红雷来看他,突然就觉得这医院里的医生真清闲,每天查查房,有时候做个手术,挣得不少,还蛮好的。这次的住院,却彻底颠覆了他的观点。

 

“快去吃饭吧。”孙红雷一肚子话最后变成了这一句。

 

 

 

小罗把孙红雷装日常用品的包拎起来,很轻,“孙队,你怎么就这么点东西?”

“老子是住院又不是度假,要那么多东西干嘛?”

孙红雷把夹克拉链拉好,自己的衣服穿上舒服是舒服,但病号服穿得久了,突然穿这么利落还有点不习惯。

 

孙红雷磨蹭了半天,才出了病房,小罗回头看他,“孙队,你该不会是住得太舒服,舍不得走了吧。”

孙红雷一记眼刀飞来,小罗立刻收了声。

 

今天自己出院,小绵羊按理说不会忘了,也说过会来,可这都中午了……孙红雷难免有点失望。

电梯门关上,孙红雷觉得自己真没出息,又不是以后见不到了,干嘛非得让张艺兴来送,现在肯定是太忙,脱不开身。

孙红雷这么想着,但还是摁下了外科诊室那层的电梯键,“小罗你先去开车,我有点事,一会儿下去。”

没等小罗问“什么事”的时候,电梯门打开,孙红雷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

没听张艺兴说他今天有什么手术,可别临时安排了手术啊……

孙红雷念叨着,拐进了诊室外面的长廊,来找过张艺兴很多次,已经轻车熟路……怎么今天人这么多?平常人也多,只是今天异常地拥挤吵闹,孙红雷皱了皱眉头,放眼一看,人是一圈一圈围着诊室的,紧接着,医院保安来了很多个,扒开人群挤了进去。

 

“这是怎么了?”孙红雷也开口就问一个刚挤出来的大妈。

“可了不得了,一个孩子给车撞得挺严重,送来了就不得不截肢了,这不家长说是医院给耽误的,正在里面闹呢。”

“哎呦被捅的那个大夫浑身都是血呀……”另一个大妈拍着胸口吓得不轻。

“你说什么?还捅人了?”孙红雷吓了一跳。 

“是呀,真过分呢……”

“本来是要捅一个老医生,旁边胸外科一个小医生过来拉,一刀直接扎他身上了……”

……

 

大家还议论纷纷,孙红雷莫名的开始耳鸣,突然觉得特别不安,开始自私地祈祷,可别是艺兴。


千万别是艺兴。